《广西铜鼓图录》

发布时间:2013-08-29 点击:4619次

  《广西铜鼓图录·前言》

 
  广西历来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壮、瑶、苗、侗及其他民族的先民,世世代代劳动、生息在这块富饶、美丽的土地上,创造了丰富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给我们留下许多珍贵的文化遗产。铜鼓是这些珍贵文化遗产中最令人敬仰和思慕的伟大杰作,是广西民族文化中最值得骄傲的一宗无价之宝。
   广西之有铜鼓, 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世纪。田东县锅盖岭战同时期墓中出土的铜鼓就是物证。《后汉书·马援列传》说东汉初伏波将军马援南征交陆“得骆越铜鼓”,其事也可能发生在广西境内。自汉代以后,广西铜鼓见于文献记载者,可谓史不绝书。唐人刘恂所著《岭表录异》记载了唐昭宗时,在龚州(今平南县)修茸州城,就有铜鼓出土。宋人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中更明确地说:“广西土中铜鼓,耕者累得之。”广西铜鼓出土的事还作为“祥瑞”载入《宋史·五行志》。《宋史·蛮夷列传》记载了南丹壮族首领向中央王朝贡献铜鼓的事实。明代以降,正史、野史,笔记小说,诗词歌赋,记载广西铜鼓的史籍不胜枚举。这些史籍,从不同角度记录了铜鼓的发现、使用、流传及其有关风俗民情,展现了广西铜鼓多彩多姿的艺术风貌。
  广西古代铜鼓出土后,不断没入官府或置于神祠佛寺之中,有的则随之散失。如明万历四十五年(1618年)端阳日在桂平白石山和铜鼓滩同时各获铜鼓一面,白石山铜鼓被置于浔州府城清风楼,铜鼓滩铜鼓被置于浔州府城文庙。清雍正八年(1730年)秋,在桂平铜鼓滩又捞获一面铜鼓, 这面鼓后来被献给广西巡抚金鉷, 带到桂林,放置在巡抚院署。到嘉庆四年(1799年),新任巡抚谢启昆还专门盖了一座铜鼓亭存放。民国时期,玉林、北流、平南、容县、陆川、贵港、岑溪、上林、武鸣、隆安、龙州、灵山、合浦、钦州、防城、象州等县的各种祠庙都有铜鼓收藏。本世纪30年代成立的广西省立博物馆也曾收集到铜鼓20多面。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高度重视少数民族的文化遗产,不但花财力、物力将散存于民间的铜鼓搜集起来,加以妥善保管,而且组织专家、学者对铜鼓出土地点作细心勘察、记录,对铜鼓资料进行整理、研究,取得了很大成绩。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广西各级文物管理部门收藏铜鼓总数已达610多面,其中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344面,桂林博物馆20面,柳州市博物馆18面,百色右江革命文物馆17面,北流县文物管理所26面,灵山县博物馆21面,桂平县博物馆20面,平南县博物馆12面,浦北县博物馆12面,藤县文物管理所10面,陆川县文物管理所8面, 博白县文物管理所8面,贵港市文物管理所7面,玉林市博物馆、容县博物馆、 钦州市博物馆、武鸣县文物管理所、都安瑶族自治县文物馆、西林县博物馆都各4面以上, 梧州市博物馆、苍梧县文物管理所、来宾县文物管理所、宾阳县文物管理所各收藏2面以上,还有横县、崇左、武宣、鹿寨、宜山、河池、田东、田阳、靖西、隆林、乐业、合浦、龙胜、 蒙山等县、市文物管理所或博物馆也有铜鼓收藏。广西师范大学文物陈列室3面、广西民族学院文物陈列室4面。 地下埋藏的铜鼓每年都有出土。而壮、瑶、苗、侗、彝等族人民至今仍在使用铜鼓。民间使用的铜鼓还没有作专门调查和统计,据粗略估计,东兰县沿红水河两岸有铜鼓350多面,南丹县当也不止此数,其里湖瑶族乡就有120多面,大化瑶族自治县的板升乡也有106面, 巴马、凤山、天峨、田林、西林、都安、融水、那坡等县民间都有不少铜鼓。每当欢度新春,或婚嫁丧祀之日,广西山区的许多村寨都会听到铜鼓声。
  广西铜鼓还有一些流传到北京、上海、山东、河南、广东、贵州等地,有的流出海外,成为各地博物馆的珍藏。
  如果将出土铜鼓和流传铜鼓的地点填入广西地图,我们即可看到,铜鼓分布面几乎覆盖了整个广西,若以县、市为单位计算,曾经出土或使用过铜鼓的县、市已达74个,占总数83%。宋代以前的铜鼓,以左江一邕江—郁江—浔江两岸及其以南地区最集中,宋代及其以后各个时期的铜鼓,多集中于桂西和桂黔、桂滇交界的大山区,只有桂东北角少数几个县与铜鼓无缘。
  广两铜鼓的类型是比较齐全的,如按1980年中国古代铜鼓研究会确定的以铜鼓出土地点命名的原则分类,中国境内的8个类型中,除万家坝类型还未在广西发现之外,其余7个类型广西都有,以收藏的铜鼓计,其中石寨山型10面、冷水冲型99面、遵义型6面、麻江型294面、北流型112面、灵山型58面、西盟型2面。冷水冲型、北流型、灵山型都以广西铜鼓出土地点命名,广西也是这三大类型铜鼓分布的重心。
   如果说我国云南中部偏西地区因为出土了大量的时代古老、形态古朴的原始类型铜鼓而被确认为古代铜鼓的发祥地的话,那么,地处五岭之南,连接云贵高原与南海之滨的广西,因其蕴藏铜鼓数量之众多,类型之齐全,而称之为古代铜鼓的大本营,也是当之无愧的。
  如此丰富的铜鼓资料,早已引起民族学、考古学方面的重视。明清以来的地方志书,不断记录广西铜鼓出土、流传和使用情况,一些学者还作了专门的研究。清嘉庆年间广西巡抚谢启昆在编修《广西通志》时撰写了《铜鼓考》一章,辑录了许多铜鼓文献,并作了考证。本世纪30年代,徐松石在《粤江流域人民史》一书中专辟了《铜鼓研究》一章,对铜鼓的起源、创始铜鼓的民族、铜鼓的用途、铜鼓的出土情况等作了专题研究。40年代,陈志良发表《铜鼓研究发凡》一文,将当时所见广西各县的铜鼓文献全部抄录,条分缕析,对铜鼓有关问题作了初步探讨。当时在广西省立博物馆工作的唐兆民先生,计划以该馆收藏的铜鼓为基础, 编辑出版《广西铜鼓图录》 ,惜因条件所限,未能实现。60年代初,我馆已入藏铜鼓160多面, 并举办过小型的铜鼓展览,又有编辑出版铜鼓图录的动议,1964年初成立了广西铜鼓图录编辑小组,搜集整理了一些资料。70年代中,我馆组织力量完成了《广西古代铜鼓研究》一文的写作,1978年在纪念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20周年前夕,举办了《广西古代铜鼓展览》专题陈列。1979~1980年为筹办全国首次古代铜鼓学术讨论会,我馆又组织力量对全国收藏铜鼓进行了一次全面性的大普查。1980年春,中国古代铜鼓学术讨论会后,文物出版社先后出版了《古代铜鼓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中国铜鼓研究会第二次学术讨论会论文集》和《中国古代铜鼓》专著,使铜鼓研究在80年代形成一个高潮。
  随着铜鼓藏品的日益增加,铜鼓研究成果的不断涌现,编辑出版一部高质量的铜鼓图录,不但是社会学术界为进一步推进铜鼓研究的迫切需要,而且在资料和人材准备方面也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在自治区人民政府的关怀、指导下,在各兄弟单位的大力支持下,我们把编辑出版《广西铜鼓图录》再次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并克服重重困难,促其实现。
   铜鼓是铸造和使用铜鼓的民族的综合艺术品,它从各个不同侧面,反映了这些民族历史上在冶金、铸造、音乐、美术、舞蹈、宗教等经济、科技和文化方面的成就,是研究这些民族历史的“百科全书”。
  本图录忠实地反映铜鼓的本来面貌,以照片、拓本为主,配以简要的文字说明。所用标本是在广西各级文物部门珍藏的500多面铜鼓中按不同类型、 不同时代遴选出来的,这些铜鼓最具有代表性、典型性,集中了广西古代铜鼓的精华。
 
                                                                                    1991年3月10日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编:《广西铜鼓录》,文物出版社1991年版)

资讯 鉴赏 研究 服务 展览 生态博物馆

民博公告
民博快讯
党建风采
道德讲堂
文博快讯
关于民博

多维探索
民族志影展
精品赏析
世居民族
视频赏析
田野调查
研究队伍
出版刊物

博物馆活动
志愿者
参观指南

 

 

新展预告
最新展览
常设展览
展览回顾
展览交流
生态博物馆资讯
南丹里湖白裤瑶生态博物馆
三江侗族生态博物馆
龙胜龙脊壮族生态博物馆
贺州客家生态博物馆
灵川长岗岭商道古村生态博物馆
融水安太苗族生态博物馆
那坡黑衣壮生态博物馆
金秀坳瑶生态博物馆
靖西旧州壮族生态博物馆
东兴京族生态博物馆
广西网警ICP备案

版权所有:广西民族博物馆 电话/传真:0771-2024322 Email:webmaster@amgx.org 技术支持: 灵启网络 数文科技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993号

桂ICP备10001057号-2